关于色情暴力的电影有哪些

勤诚健康网 国际药业 健康食谱 健康常识 膳食养生 女性孕育 健康聚焦 整形问答 健康资讯 健康问答 食品安全 疾病百科 育儿知识 找好医院 医学整形 妇科疾病 医改医保

小说:定疆首发

十五自打那天以后,对睿的态度开始变得冷漠起来,睿也无所谓,毕竟刀才是重要的事情。生活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对那一分的执着一直缭绕在睿的脑海之中。睿开始明白了姿势的重要性,臂力仅仅是一个因素,姿态也很重要,全身的每一块肌肉都必须参与其中,才能让这一刀下去取得一个比较满意的结果。可站的地方不同,姿势的难度就不一样,在斜坡上应该如何,在平地上又应该怎样,向上砍如何,向下砍有怎样。随着草和柴越打越多,越打越快,那一分也越来越小,可始终睿觉得像是有一层什么东西隔在这个中间,一直捅不破,依然没有达到令自己满意的境界。

  这一天,睿如往常般来到了早已离庄子十许里的树林子,这里已经是松茂山上了,以前都是在山脚下砍砍,可最近睿为了练习在坎坷不平的山坡上,在各种坑洼不平的复杂地势中快速的翻转腾挪,并且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砍柴,刀已经成为了他更加亲密的小伙伴。睿也隐约觉得,这层膜应该就要破了。忽然,一个低沉的嘶吼声打断了睿如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睿什么定在了原地,当他轻轻的转头往不远处尚未砍到的树丛中望去的时候,一双明亮如灯的眼睛赫然映入了睿的眼中。

  松茂山中有野兽这个睿是知道的,可惜原来一直在山脚下的灌木林里砍柴,虽不说是满目荒凉,但也只是些野兔,松鼠之类的小动物。今天这个却不是,虽然没看清,但光是那两只眼睛间的距离,一看便知不是什么小东西。睿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动物,握刀的手不免紧了紧,身体往下蹲了蹲。这样的姿势是最有后招的姿势,无论的暴起发力还是左右腾挪,甚至是转身就跑,这样的姿势也是最有利的。眼睛开始慢慢的动了起来,拨开前面的树叶,露出了一个如磨盘大的脑袋以及一双猩红的嘴里两排森森的白牙。这是狼么,根据看到的样子,睿猜测应该是匹狼,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巨大的狼,并且周身的毛色乌黑发亮,就像庄子里那些小媳妇头上的头发抹了蜡油,太阳底下,黑的闪闪发光。一双眼睛发着微微的青光,直直的看着睿,睿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眼睛中能透出冷意的事情。身体不免觉得有些僵,握刀的手更加用力了,柴刀虽然不沉,但终是铁器,平时挥舞时,多多少少会觉得有的沉,这样在挥舞的时候,睿不免借着刀势,将刀像是砸出去一样的砸在树干上。因为睿发现这样使刀可以最大限度的节省力气。可现在不同了,刀握在手里感觉像是手的一部分,没有重量,没有惯性,有的只是随时准备的出刀。睿一般收工后除了想事情就是磨刀,所以刀锋看上去很是锋利,砍碗粗的树干,都是一刀便断,切口平滑如镜,落刀的地方与事先估算的地方也相差无几。巨狼缓缓的向着睿战战兢兢的接近中,等到一跃就能够到睿的时候,忽然奋起四蹄,来了一个大跳跃,直直的奔着睿跳了过来。巨狼一动,睿便先动了,虽然后来想来也不知当时是如何想的,但说时迟那时快,睿左脚往左一挪,整个身体往下一蹲,握刀的右手往上一抬,刀轻轻的划过了巨狼的肚子。一声像院子里的那帮闲人没事打狗时狗挨了踢之后交出来的声音一模一样的凄惨叫声回荡在山野之间。巨狼落地就没站稳,直接在地上打了两个滚,颤颤悠悠的翻身爬起,转头看着睿,喉咙里发出了愤怒的低吼,只是肚子上一条长有一尺的伤痕,划过了整个腹部,但好在睿砍树皆是力量控制的相当好,只要能砍断欲砍的树枝,就不再多花一分力气,所以刀痕并不太深,只是刀口太长,里边的鲜血如竹节打翻了水流了一地的样子。巨狼声势更大,可惜力量实在受了大损,看着睿,却显得踌躇起来。睿收了姿势,转身对着巨狼,刚才的动作看似浑然天成,可只有睿知道,在狼跳起的一瞬间,世界便安静了下来,睿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脉搏和心跳的声音,周遭的一切都静止了,眼睛里只有巨狼的身影,前爪在哪里,后爪在哪里,腹部在哪里,没一秒钟都完全不同,但都清晰的映射在睿的脑海里。下刀的时机和路线就像砍柴时一样,都是那么的理所应当,没有犹豫,没有思考,眼,手,心合而为一,这一便是刀。虽然没有去巨狼的身上验过伤,但睿知道,这一刀就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孜孜不倦的追求的那种完美。在那一刻,睿已经感觉到那一刀与自己无关了,那是属于身外的一刀,是这个世界存在着几千年,原本就存在于那里的一刀,只是睿恰巧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恰巧手握在了这样一把刀的刀柄上。这应该就叫做浑然天成吧。

  巨狼眼中凶厉的眼神间出现了一丝不同的东西,那是一丝不解,然后变成了迷茫,进而成为了一丝恐惧,这丝恐惧开始向周围荡漾开来,慢慢的蔓延到了整个眼眶之中。这股恐惧加上身上刀口带来的痛楚让巨狼雄伟的身躯一直无法摆脱那种颤栗,这个感觉让巨狼很不爽,努力的在脑海中驱逐这种不好的感受,可惜并没有什么卵用。颤栗还在持续,最后,巨狼终于无法站稳,伴随着一声不甘心的哀嚎,前腿跪了下来,就这么匍匐在睿身前不远的地方。巨狼眼里这个小小的身影是如此的单薄,可当与之战斗的时候其所展现出来的那种天道般的力量,让巨狼本身桀骜不屈的灵魂也为之瑟瑟发抖,兴不起一丝反抗的意志。

  睿一直在盯着巨狼,眼里除了狼没有别的东西,手里除了刀没有别的东西。睿不知道狼性,也不知道刚才那自然的一刀到底这么巨大的狼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但睿从巨狼的眼睛里知道了答案。稍稍发呆之后,睿收起了防御的姿势,慢慢的站直了身子。将刀顺手插到了腰带上用来别刀的一个铁窟上。几步来到了巨狼的面前。巨狼见他过来,本觉得自己应该后退几步或者应该奋起咬向这个小人的喉咙,以灭绝这个让它觉得耻辱的小怪兽。可惜,巨狼什么都没有做,就那么静静的看着睿来到它的身旁。睿单膝跪地,轻轻的推着巨狼的肩膀,让狼斜躺着,看了看刚才一刀的刀伤,伤口有将近一尺,几乎把狼肚子来了一个对半开,内脏已经有些许流出了肚皮。鲜血染红了周围的草丛下很大一块土地。睿轻轻的将巨狼的内脏推进了狼肚子,然后用手拉拢了肚子,一只手捏紧了伤口,一只手随手撕下了上衣的一块布,然后利索的将这个伤口给包扎在一起。一边包,一边说:“哎~狼兄,可要谢谢你了。也许你不信,如果不是你,这样的刀法我其实也是没见过的,不过辛苦了,帮我完成了心愿,却害你受了伤。现在给你包扎一下,你自己但求多福,要是能够不死,我心里也算平静一些吧。”,包完之后,轻轻的按了一下狼,又说:“你先等等,旁边貌似有几颗草药,我去帮你看看!”说完,走到旁边的草丛里东看看西挖挖,这些草药都是十五在睿很小的时候教睿认的,说是不大容易见,见了可得挖了回来,也能叫他们赶集的时候拿去镇上的药铺顺便换点铜板换一壶酒喝。说是不大容易见,可自大睿砍上了松茂山,发现这些草比山脚下那可是多的多了,不过开始还是采了一些给十五,十五见那么大一堆草药,可也着实欢喜了一番,拿去镇上换了好多酒。可后来睿就不大爱采了,光耽误工夫了,练刀的时间都不够了。谁有闲工夫釆那遍地都是的东西呢。但就练就了一把好眼力,不大一会儿工夫,釆了好大一把。什么止血的白芨,消炎的胜红蓟一股脑的放到嘴里一通烂嚼,然后轻轻塞进包扎的伤口里面,反复十几遍,也是这个伤口太大了,一大堆草药全都被胡乱上进了包扎的衣服与伤口之间。巨狼也没有动,就看着睿这么在伤口上捣鼓着,可能这些药的药性都还比较温和,感觉凉飕飕的,也没什么不对,也就懒懒的躺在地上不动了。等睿觉得搞定了,拍拍手站起身,巨狼还想挣扎着站起来。睿说:“算了吧,你就再这里躺着,我去给你找点吃食。”转头又扎进了浓密的树林之中。一袋烟工夫回来了,手里提着几只兔子,斑鸠啥的。扔到巨狼的旁边,说:“好啦,你就在这里养着吧,这里树叶浓密,下雨也是湿不了你。我也差不多了,该回庄子里去了,明天再来看看你。走啦!”说完,将地上早就砍好的柴火拾到一起,用几根软的蔓藤捆好,一只手一掂,甩到了肩上,转身便慢慢的沿着来时的方向走下山去了。

  回到庄子已差不多夜饭的时候。睿把柴火扔到了柴房,夜饭的柴早就打好了,这一大捆是明天早饭以及晌午的用量。码好了柴火,来到厨房。这个时候正是开饭前的时候,厨房可是最热闹的。有各房的丫鬟,小厮过来取饭的,也有管事,婆姨在这边一起用饭的,熙熙攘攘,人流涌动。睿其实最不喜欢这个节奏,许多下人都是认识睿的,特别是经常来厨房的下人们。男的尚好,也就笑骂几句,或者拿睿开个什么玩笑,最怕的就是那些丫鬟,婆姨的,都是看着睿长大的,少不了要过来抱抱,亲亲,捏捏什么的。当然,也不是睿多受欢迎,大家也都在自己心情高兴的时候才逗逗他。谁难过了还有心思逗你啊,可耐不住人太多,总有那么多人挺高兴的,于是每次这个时候睿都会被一帮裙钗围着,“呀!有段时间没见睿哥儿了,这个头冲的好快啊!”“还是咱们庄子养人,你看睿哥儿,长得也是膀大腰圆的。”“是啊!这才多大点个人,你看这身板,来让婶婶捏捏。”“哟,多结实,长大了定是能干活路的人,那说媒的可得踏破门槛。”“呀,春梅,你说这个不是你这丫头片子想嫁人想疯了吧,成天的就念叨着这些事。”“说什么呢!这多大点的孩子,我也就是随便说说,哪有说我自己什么事体。”“不说你自己你能看到睿哥儿就想着说媒的事情啊,便如你说,这到说没得还有多少年呢”“睿哥儿也九岁了吧,春香说她老家的表弟才十三岁就有媒人上门了,这四年光景,也是一瞬就过去了呢。”“是啊,别人十三岁就说媒,你都十五了,这还不该念叨念叨是么?”“我呸,你个讨打的丫鬟。”“哎呀,春梅姐又打人了,谁快来救救我”“你别跑....”像这样的对话其实睿也是听得太多了,不过他也知道,这跟自己关系其实不大,不过每次陷入重围,走不掉的时候都感觉特别无语。你们高兴就好。我就只是听着,也不答话,也不闹腾,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好。不过久而久之,也是够了。所以一般都会要么提前,要么落后,躲开这个时间。今天巨狼的事情耽误了,回来的路上又有些赶,没有来得及多想,便是一头扎进了厨房。转身想走可为时已晚,“哟,好些日子没有见到睿哥儿了,这一见到就扭头是几个意思啊?想是厌着姐姐了吧!”说这个话的是大夫人房里的春桃,在这些丫鬟里,睿觉得春梅虽然厉害,可远不及春桃,这个春桃说话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去让你难受,每次听到春桃说话,睿就会觉得全身起鸡皮疙瘩。如果你想跑或者闷不吭声,春桃可不像其他丫鬟,她会想着方的让睿开口,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答话,正面回答。“没。”睿说话有的时候感觉就像要花钱一样,基本上是能说一个字的时候,绝对不说两个字,能不说的时候,一声不吭。“那见了姐姐不过来让姐姐抱抱,姐姐可是从这么一丁点把你给抱大的,最亲的就是姐姐了是不是?”“是。”说着,睿也转身,挪着步子往春桃的方向走。春桃张开双手,屈膝下来就着睿,等睿走到跟前,两手便搭上睿的肩膀,随手掸了掸肩上附着的树叶“可又长高了一截了呢,可是怎么感觉又晒黑了。”睿也知道,春桃其实也说不出个名堂,只是得顺着她,你顺着她,她便对你是嘘寒问暖,你要是不理她,那她最终会让你明白这样是错的,反正每一次深深的无奈之后,睿都得出这样的结论,所以,只要她高兴就好,睿也是这么想着。“春桃姐,这个人是谁啊?”顺着声音,睿看到了一双漆黑的大眼睛和一张从未见过的脸,来庄子里这么多年了,睿从来没见过一个人可以长成这样,这双眼睛黑的有点像巨狼身上的毛,仔细看漆黑一片,可看全了又总觉得里面闪闪发着光,让人觉得怎么看也不够,而这脸白的有点透明的感觉,就像是那庄前的玉狮子。睿觉得这厨房的灯照在这张脸上,像是照透了一般,粉嘟嘟,红扑扑。睿的手不自觉的举了起来,想去摸摸这张脸。“耶?”春桃一把拉住了这只情不自禁的手“睿哥儿这是真的长大了啊,看着人家姑娘长得好看,怎么着,想讨打?”睿的手被拉住的同时,也从痴迷的状态中复苏出来,一张脸刷的就白了,然后就红了。“这是要唱戏呢?等下次戏班子来庄子里唱的时候姐去帮你跟大夫人请个愿,让你随戏班子去学艺可好?”睿的脸更红了,憋了半天,好不容易张了下嘴“不”,“不什么呀!不想去唱戏啊?不想去唱戏也别像个傻子一般,见了人家姑娘就不知所以了呀!”春桃用食指重重的点了点睿的脑门转头对身后的小姑娘说“小九,这个就是睿哥儿,以前可不是这样的,谁知道今天中了什么卸了。”小姑娘在睿伸出手的时候像是吓住了,手抓着春桃的夹袄,整个人缩进了春桃的后背,只是漏了一个头出来,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睿,听春桃这么说,虽还是有点怕,但是还是从春桃的后背往外移了半步,开口说:“你就是睿哥儿啊,我叫小九,早就听说过你了。”睿脸依旧是红的,也没有说话。春桃看了看睿,又转头看了看小九,摇了摇头,站起了身,拉着小九说,“小九我们走吧,回去晚了夫人可是会发大脾气的。今天睿哥儿也不知怎么了,我们下次再来找他玩吧。”小九看了看睿哥儿,又看了看春桃,大大的眼睛闪了闪,说:“那好吧!”又转头对睿说:“我们走了,下次再见吧!”春桃便一手提起旁边的一个食盒,一手牵着小九的手走出了厨房。睿一直望着小九消失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脸上的潮红方才慢慢消去,看着周围的人都各自忙着各自的,嘴里才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了声:“我不是那个意思!”


更多精彩:
http://www.softyun.net/soft/6611.htm

在线副利视频超碰在视频欧美色情二次元女生图片搜索欧美色情的电影日本久久美国伦理片在线激情伦理资源福利社区亚洲中文字幕2020在线外国黄片网站超碰成人是免费观看视频